芥川敦

失踪人口

【蔺靖】匿名档案(现代重案组AU/大写的HE)

第一章01.一枪致命


萧选撂在桌子上一摞报告,纸张有些泛黄:"刚刚有人报案说在城西那座废弃大楼里发现了具尸体。"他润了润声色,扫视了一圈眼里都快冒光的重案组各位精英,"已经有一队去查勘现场了。"


萧景琰眉头皱了起来,"萧局你能亲自找到我的案子肯定不是件普通的案子,既然是具尸体自然应该让我们第一个知道,已经有一队去是什么意思?"


这会子不叫爸了?萧选心中无不各种失落,他叹了口气道,"我说出来你可别急——其实,景桓已经去了。"


"五哥?"萧景琰口中的五哥,就是萧景桓,萧家一共四个儿子,排位一三五七单数位,排行老三即是老五,说到这个萧景桓,D市警局缉毒大队队长,名号响彻了整个灰色地带的萧五爷,在黑道不碰白道莫近的行界里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甚至有传言说要是那些死不开口或者偷奸耍滑的那些毒贩子、瘾君子遇上萧队,有时候开私刑弄死一两个也是正常至极,就是这么个人怎么就会对重案组一具尸体感兴趣?


萧选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去现场看看吧",他转身摆了摆手"不用送了,有空看看那些资料。"


这边蔺晨一抬眼就看见萧景琰不断用余光瞄他,当下就知道要干什么事了,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法医室收拾东西"萧局啊,你先别走——别一会我们哥几个还得再等一趟电梯。"


萧选脸都气紫了,干脆利落的坐了电梯走人,嘴里还一直叨念着蔺晨这个小王八蛋。


萧景琰照着蔺晨的大白裤子就是一脚"你闲着没事气他干嘛,别作妖啊。"


"是是是——"揉了揉屁股,蔺晨心里还挺乐呵,他家景琰对他就是温柔,连踹人都没什么力道。


"滚回你的法医室,我那是怕你裤子脏了还得我洗!"萧景琰嫌弃的看着蔺晨一脸春意的样子,如实说。


梅长苏平常也乐得看这俩活宝折腾,毕竟也是有家室的人自然不觉得有啥,可这些落在其他组员人眼里真是说不出的瞎眼,至于为啥黎纲甄平也觉得瞎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我的妈呀,萧组和蔺法医这折煞旁人的能力简直能上电视了。"黎纲说


"上电视然后大家一起瞎吗?"列战英说


"我觉得我好像块背景板。"甄平说


"苏哥哥在看报告哎。"飞流迷弟脸说。


众人"......"


梅长苏翻阅起来萧选给他们的几份报告,萧景琰杵在他旁边跟着看——那文件是几桩枪击案的档案,隔了将近十年的案子,看起来应该是萧选特意找出来的。

从几幅现场照片上看得出死者死相并不惨烈,比起之前重案组见过的血腥场面似乎更多了几分整齐的诡异,被害人大多衣衫整洁,有个穿了西装的男士,领结都几乎没歪,保持着一条水平的直线,致命的伤口只有左胸膛的一处枪伤,除此之外连一丝擦伤的痕迹都没有,那处致命伤正正好好在位于心脏的位置,当好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窟窿。


9x19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子弹,萧景琰盯着那个有些模糊的血洞看,旁边报告书上的说明跟他想的是一致的。


"是九毫米口径的手枪。"梅长苏给他指了指报告的另一处地方"倒没写是什么型号,写上去的是...作案凶器还没找到。"


萧景琰啧了一声"废物。"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说谁,"弹道检测结果先不提,用了枪还能随随便便扔掉吗,要是临时起意的何必买比刀还贵的枪,更不用说在中国哪有枪械店。"


"这是蓄谋已久啊。"甄平点点头。


"我觉得凶手还是个强迫症处女座。"梅长苏打趣道,"连血迹都没有,自带清洁功能啊。"


"小殊,说正经的。"


"别那么严肃嘛。"梅长苏在那摞报告上轻轻弹了一下"我看这照片上的被害人穿戴整齐的都像是精心摆设过的,不过这次的是不是也这样我就不得而知了,还是去现场看看的好,可不要再被缉毒组破坏了现场。"


"什么?"


"你好好看看,这些报告下面的备注上可写着呢——查勘现场的第一人员都是十年前缉毒组的人。"


萧景琰这下子是当真想糊萧景桓一脸了,十年前是他五哥上任的第二年,也就是说除了这案子头一个被害人是个毒贩他去看还算可以接受以外,后四个他是一个都不落,全看了个遍。


"真当我重案组没人啊。"列战英接过梅长苏递过来的资料快速的看了一遍,"这萧队也是蛮拼啊,案子过了十年又发生了一起,他是怎么做到听说是具尸体一下子就判断出跟这个案子有关啊?"


"估计报案人告诉了接线员大体情况吧,然后传到萧队耳朵里了?"黎纲想了想"也不对啊,哪个报案人这么大胆还去看尸体?而且被外衣一盖,这枪孔也不怎么显眼啊。"


"没看到现场怎么也不能下结论,可能性太多了。"萧景琰从桌子上拿了车钥匙这就准备动身"蔺晨,你完了没有?"


"完了,完了。"蔺晨拿着电话从法医室出来,一手就揽过萧景琰腰,把下巴搁在对方颈窝里,"真的是完了。"


"什么完了?"萧景琰顺顺蔺晨耳边那几根碎发,疑惑道。


"萧景桓把尸体带回缉毒组了。"


"什么!?"


——————


萧景桓站在办公桌后面,面前那扇落地窗清晰的映出远处琳琅的高楼大厦和交错的高速公路,阴着天的日子也使得这座繁华着的都市沉闷的不同往日。他目光映出窗外一览无余的景色,思绪不平。


"您这么把尸体带回来,太明目张胆了。"秦般若把刚泡好的雨前龙井放到萧景桓那张办公桌上,滚烫的茶杯拿在手中竟没有一丝的颤抖,稳妥的放到该放的地方"这不是明摆着打他萧组长的脸吗?"


"那我能怎么样啊?"萧景桓用食指磨蹭自己的下巴,无奈的苦笑起来"事情已经做了,我这才想起来景琰啊。"


缉毒组今天收到消息,十年前的那个一枪致命的连环凶杀案如今又重新出现在D市,急迫交加之下萧景桓萧队长脑袋一热当即下令,就把那具隔了十年才有得受害人尸体直接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连人带物证全都带走,这刚回办公室坐下,就看见手机里居然有他宝贝弟弟的五个未接来电,狡猾如萧景桓却现在才后知后觉起来——这重案组已经被交给萧景琰三年多了,早就不是十年前的啷当样了。现在他抢了重案组的活计,他那个耿直死板,不懂变通的七弟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找上门给他个难堪。


秦般若在萧景桓桌子前面敲了一敲,提醒那个在桌子后面的人赶快回神:"我可告诉你了,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萧景琰必来,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解释,都和你说别冲动,谁让你不听,等你的宝贝弟弟打死你吧。"


她话音未落,萧景桓连心都悬起来了,秦般若冷哼着,踩着她七厘米的恨天高一步一步像个女王一样回到她座上,那几声冷冰的脚步就跟踩在萧景桓心上似的,让他心跳都吞回肚里。


下一秒就听见门外一阵稀稀疏疏的说话声,然后说话声混合着脚步声越来越大,最后只听见门外头缉毒组的一个小组员一个劲的劝阻和嘭——的一声巨响,萧景桓眼巴巴的看着他私人办公室的大门就这么被萧景琰一脚报废。


他那个俊朗的七弟抿着嘴唇,挑着眉瞪他,萧景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是被外界听见传闻中恐怖似妖魔鬼怪的缉毒大队队长居然被自己弟弟一个眼神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不知道当初一个个被逮捕的罪犯们什么心情。


"景琰啊...你怎么来了啊?"这话说的萧景桓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大耳光子。


"我说叙旧你信吗?"


"你...还是那么幽默...啊..."


秦般若是彻底对自家头儿一个大写的服,平常那个伶牙俐齿的狐狸都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土了,这个长相姣美的女人忍不住白了一眼萧景桓"头儿,说话过脑子啊。"


"我看也是,"一直站在萧景琰身后的蔺晨百无聊赖的抠着门框"萧队说话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萧景桓尽管在这事上不占理,一直好言好语,因为毕竟萧景琰是他自己个儿的宝贝弟弟,捧在手里都怕化了,他萧家最小的儿子简直是他们一家人的心尖子,而蔺晨——一个把他们萧家的最宝贝的孩子拐走的人贩子,控弟属性不比萧选控子属性差的萧景桓一看见蔺晨当场就想暴走,但好歹景琰也在场不得不控制,于是冷着脸,声音一下降了八个跨度:"蔺法医也来了啊。"


蔺晨耸耸肩,萧景琰看一眼就不干了"怎么?你这缉毒组刚进了个干净的尸体就不让法医进了?"


干净相当于没碰过毒品,没吸过毒的尸体却进了缉毒组,听上去的确有些奇怪。


萧景琰接着道:"我就和五哥你开门见山的说了,这人就算只剩个脑袋我也得带走。还麻烦相关物证五哥给整理好,一并交还。"


萧景桓这心道,说的好像那尸体是你买下来的似的,可嘴上还是说:"我这儿也不缺法医,尸体已经在验了,不如你在这儿等等?"


"五哥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这案子属于哪个组的不是一目了然吗?送进你缉毒组是什么意思?还有。"他顿了顿,蔺晨随即给萧景桓一摞文件——萧选给的档案,"听说,十年前这发生了第一起案子的时候,你就在了啊?"


萧景桓扫一眼就知道前后了,萧选真不愧大写的景琰控,十年前他的事儿真是快交代干净了,"我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什么?十年前你插手这案子那帮老不死的管不住你,可三年前重案组就归我负责了,现在凶手再次出现,你觉得我可以不管吗?在我眼皮子底下带走人,萧五爷,你面子也太大了吧?" 萧景琰冷笑,"也是,到底是十年前的凶手再次作案还是模仿犯干下的罪行还说不定,我还得感谢萧队长替我跑腿带回来被害人啊。"


萧景桓听到萧景琰叫自己萧五爷心下就觉得完蛋,十年前的那件事从头到尾也怕是瞒不了多少了,怕是这次景琰下决心要彻查了,"你想怎么做?"


"水落石出。"萧景琰一字一字掷地有声的敲在萧景桓心里"我最讨厌不清不楚的玩意儿。"


萧景桓终于是无话可说了,他揉了揉眉心,做了个请的手势"法医室在左面。"


秦般若带着萧景琰去了法医室,蔺晨侧身跟在后面,看着萧景琰出去有一段距离了以后才回头凑近了萧景桓说:"萧队没必要这么心急,那件事现在不说大家都不明白,但是只要有一点风声,你还能瞒多久?"


"你..."萧景桓冷眼看他"你好像什么都很清楚。"


"我只是一个法医罢了。"蔺晨晃晃脑袋,笑着走出去。


萧景桓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心慌,他不知道把萧景琰交给蔺晨是不是正确,蔺晨这个人,猜不透想不透,但他的确能把人剖开看到最实质的地方,性情阴晴不定,更何况——


萧景桓握紧了拳头,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交代你的事,务必办妥。"他压低了声音,"你知道现在重案组归谁管,我可压不住了。"


电话那头的人隐隐约约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萧景桓连抓紧手机的指头都泛着青白,"我说了,萧选根本靠不住。"




"你要来一趟吗?"






TBC.



评论(1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