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敦

失踪人口

《天师与天狗》(獒龙/he)

02. 


许昕在半夜悄声打开自己屋门,无声无息的溜到了客厅,路过马龙屋子时候,许大蟒还顺带用尾巴尖摸了一下确认门已经关上了。

对面漆黑安静的客厅里坐了个男人,黑色短发干净利落,雕刻般棱角分明的面容,深邃凌厉仿佛一把出鞘未收的刀,那男人带着压制不住的煞气,还嚣张跋扈把长腿搭在许昕最喜欢的小茶几上,一双似挑未挑的桃花眼上下打量着半化真身的许大蟒。

“我还以为谁。”那男人扯着嘴角笑了笑,“许家公子啊,失敬失敬。”

许大蟒看着那男人一点客气的态度也没有,当下也没声好气“比不得张大人,深入简出又低调,还乐意体察民情,专门来人间走一趟。”

“哪里的话,我要是能赶上许公子母亲一半的体恤百姓,在这陪你唠家常就是我老婆孩子了。”

“你他妈的——张继科,骂人不带娘,你听没听过!!”被人暗讽了母亲,许大蟒气恼的脸都黑了,想往那张欠揍的脸上吐口水,但碍于屋里还有仨睡得雷打不动的货,只好压低着嗓音,憋在喉咙里一声嘶哑的蛇腔。

要说许昕许大蟒的父母,很好猜,能和蟒蛇扯上关系的许姓人家也就那么一个——许仙。

许仙和他老婆白蛇,这俩在妖界也算是出了名的,千年前谈恋爱,因为人妖殊途差点给折腾掰了,好不容易渡过一劫就生了许昕这大胖小子。闲来无事又在21世纪拍了几部有关他们爱情的电视剧,光靠演出费就赚得钵满盆满的,一下子就让许家在妖界的威名提升不少。
可许大蟒偏偏就不乐意别人提他那两个成日虐狗的爹娘,原因也许是当年他爹娘秀恩爱太放肆,不小心就招惹了法海这种黑历史,要不然就是方博那傻玩意儿成天给他发自家爹娘的表情包。

还是成压缩包的那么发。

这张继科张大人,看那样也知道是素来口无遮拦的一精儿,短短几句话就能把许大蟒惹急眼。

许昕自知和张继科这号土匪似的妖怪,就算你耍泼打滚都没辙,于是他只能深呼吸放轻松,慢吞吞的盘坐在张继科旁边的空沙发上,金晃晃的蟒尾发出稀稀拉拉的响声后在软座上围成一个圆:“你来这儿做什么?”许大蟒眯缝着眼睛盯着张继科在黑暗中更黑的脸,试图找出他的一丝破绽,一双眼睛在暗色之中忽隐忽现着红色的妖光,“这可没有鬼喂你,仨妖怪一人类,我可告诉你虽然我师兄是人类,但好歹也是我天坛道观的大弟子,首席天师!天师你懂不?”

他妈这整个一大写的马龙吹。

“我懂个屁。”张继科用白眼珠子怼他,眼白在这漆黑的环境中格外渗人,“谁说我要吃人了?你见过哪个天狗吃人的?啊?”
许昕眨巴眨巴眼,把那句见过生吞了回去:“那你干嘛来的?”
“找人。”
“谁?”
“搁屋里睡得那个人。”
“我的妈呀,方博那个野鸡脖子你也能看上??”
张继科瞪着这傻乎乎的蟒精,特别想捏着他七寸就把他撸下来扔地上踩两脚:“我说你咋那么蠢呢?是人,注意关键词。”

“……”许大蟒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自知我师兄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你爱上他也是情有可原,可人妖殊途,我们还是谨慎为好。”

你他妈让老子说你什么好。

“请不要把你老爹老娘的剧情主动代入我和你师兄身上,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
许大蟒啐了他一口:“你爹娘才龌龊。”而后他又不服气,问张继科,“难道我师兄不好看吗!?”

这是重点吗?

张继科显然注意了这点,可他还是非常诚实的说道:“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

许大蟒:?????

“……你这忒夸张了。”

“不夸张。”张继科没再看着许昕了,他突然沉默了下来,搞得许昕自己紧张兮兮的,黑暗之中,许大蟒仿佛只能看到那个人的轮廓,模模糊糊的像一座石像。

张继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和马龙的事说都说不清。

二十多年前他第一次看见马团子,十多年前他又自己离开了少年马龙,现在他又来找成年马龙,说不害怕尴尬其实是假的,日天日地的天狗张继科大概在十多年前离开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今天,他不知道马龙在他离开的日子里都怎么过的,也拿不定主意他到底记不记得自己。

也许马龙把他当做年少无知的一场梦,爱过恨过悔过,最后空欢喜一场,也就忘了。

可马龙还是值得最好的,值得他用那些在阴间痛苦百年的日子交换。


“你还是当我没说吧。”有些事,憋在心里比较好。




————————————
————



许大蟒经受了张天狗精神分裂般态度的折磨,恍恍惚惚的溜回屋,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再没了声音。

张继科还在客厅里坐着,正对面的电视无声无息的打开了,荧蓝的光一闪一闪的打在他昏昏欲睡的脸上。

周雨从屋子里钻出来,小小的一团火红狐狸,拖着条大尾巴,一步一蹦哒的跳上沙发,窝在张继科旁边。

“科哥——”
张继科耷拉着眼皮瞅他:“咋了?不是装不认识吗?”
小狐狸嘿嘿的笑了笑,目光狡黠:“那不都是计策嘛,要让昕哥知道我是内应,那还怎么接应科哥啊。”
“你也就那点心眼儿了。”张继科摸了摸小狐狸后颈的软毛,周雨拍马屁似的蹭蹭他的手心。

同为犬科,周雨和张继科大概万八千年前是一家,可到底六尾狐狸和天狗不是同种妖怪,所以老早就分了家。如果硬是要攀关系,周雨大概得叫张继科曾祖太爷爷。

那张继科得多老啊。

“想什么呢?”张继科扇了周雨后脑勺一下,“笑的跟朵菊花似的,龌龊。”
周雨不满的哼了哼,尾巴一甩,屁颠颠又跑回了屋子里,好像出来这一趟就为了嘿嘿一笑。

“小狐狸崽子也敢甩我脸子。”张天狗感到了人世间的冷漠,为了获得些许温暖,他活动了下手脚,打开阳台门,从台子右边一下子翻了出去,蹑手蹑脚的爬到了马龙卧室的窗户台上,踩着那木头制的小围栏蹲下身。

内屋马龙还在睡。
开着一盏明堂的小灯,黄昏般的光洒在面颊和紧皱的眉心。马龙睡相一直很好,不蹬被子也不常翻身,但张继科也没瞧见过他睡不安生的时候,当马龙还是马团子的时候,张大爷就非常有幸见识过三秒入睡,雷打不起的睡相。

可如今的马龙,早忘了什么是酣然入梦。

张继科一根手指轻敲了一下玻璃窗户的窗沿,本来锁紧的窗户缓缓打开,张大爷一矮身就钻了进屋。

十多年没见了,二十多岁的马龙现在窝在被子里蜷起身子,样子一点也没有马团子睡觉时候占满整个床铺的霸气,紧紧的缩在被子里,像是乌龟盖了个壳,小小的一只,呼吸都不平稳。
张大爷一瞧,心都化成一滩江水了,小心翼翼的往跟前凑,看见马龙在灯光下泛着金的长睫毛,随着呼吸细微颤抖,跟蝴蝶翅膀似的。张继科细看这他的眉眼,就想把十多年未见的全都补上。

马龙长得细皮嫩肉的,和小时候基本上大相径庭,但长大了的马龙棱角轮廓都出来了,少年的小白杨现在已经成了常青树,挺拔而坚韧。张继科忍不住抬手触了一下近在咫尺的脸,光滑的皮肤凉丝丝的舒服极了。

“你都长这么大了。”张大爷老成的感叹一声,自言自语道,“这么好看,肯定有很多小姑娘跟你屁股后面追。”

“就这情况,你说你还能记得我吗?”

张继科放轻力度,抚了抚马龙睡得凌乱的头发,房间里唯一那盏黄昏的小灯还在发光发热,在一片寂静之中火苗似的燃。张继科久违的动了心思,他慢慢凑近马龙睡熟的脸,在那光洁的额头上轻柔的吻了吻,干燥的嘴唇触到微凉的肌肤,那一瞬,张继科觉得什么都值了。


——————————
————

马龙又做梦了……

梦见十岁的时候张大爷在下雨天给他变水花玩。

瓢泼大雨顺着老宅的屋檐集成水柱流下,哗啦啦的声音被玻璃隔在外头,从屋里听,闷闷的,让人连着心情变得一起沉闷。

少年马龙拖沓着拖鞋一个人在房间里看漫画,张大爷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装死。大概装了有几秒就慵懒的翻了个身去看靠着床边席地而坐的马龙在看什么。

“……铁皮人?”

少年马龙看了看张大爷又低头看了看手里面的《IronMan·Total Control》,觉得张大爷果然是爷爷辈的,基本上是脱离潮流的,于是少年马龙带着点怜悯的看着他:“早吃药,早康复。”

“……”张大爷翻了个白眼,用手勒住马龙的脖子,毛刺刺的脑袋就架在马龙颈窝上,“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这是什么。”

他很想知道这是什么。
少年马龙点点头,把漫画合上给张大爷展示这本他最喜欢的漫画封面,封皮上,红黄配色的钢铁侠整个身体斜横着,后面还有一蓝色的傻大个,张大爷显然跟不上年轻人的喜好,干笑了两声就歪过脑袋,耷拉下眼皮。

“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激动啊。”马龙反手揪着张大爷脸皮,像小时候张大爷扯自己那样,语气还凶巴巴的可依旧透着奶音,“多帅的封面,没品味。”
“就你品味高雅,成天看小人书。”张大爷不耐烦的拍开马龙作乱的手,半拉身子都趴出了床沿外头,就两条大长腿还伸在床上,“我的品味你还体会不到——”
“大红配大绿,大紫配大黄。”
“……”

被哽的心塞的张大爷觉得少年马龙真是越来越不乖了,于是大爷决定给马龙展现一下自我品味。

张大爷抬手对着左边窗户,窗外头哗啦哗啦的雨点,斗大的砸下来,透着一丝阴暗的白光斜着照在屋子里,稀疏光斑落在地上像长满了雀斑,他张开手倏忽又握紧了拳头,意外的——窗外头的雨点变了样子。


一滴滴的,违背了地心引力的组成了那漫画上钢铁侠的样子,透明的,折射着光的钢铁侠。



少年马龙睁大了眼睛,惊异的嘴都合不拢,乐颠颠的跑到窗户边把鼻子尖顶在玻璃上。

张大爷显然对马龙的傻样子十分满意,于是他的手动了动,屋外头那雨点做的钢铁侠四周围绕静止的雨点顺势向下,环着钢铁侠脚下和手掌下形成了火苗形状的样子,然后那看起来像是在飞的钢铁侠就真的咻的一声——飞向高空,逐渐变小。

“怎么没了?”马龙用手敲敲窗,看着那钢铁侠向天上逐步变小,闪着剔透的光最后化为一点晶光。

“万物都有消失的时候——”张大爷装的很深沉,少年马龙敷衍的哼了哼,目光还久久的徘徊在窗外头。



良久,他才轻声问道:“那你会消失吗?”










TBC.









这章就是过渡一下……
————————————
————

评论(28)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