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敦

失踪人口

《呼吸》(宁枣/全员向)

记个梗

AU:灵魂伴侣+病毒危机

Paro:

在人类破坏生态、战乱频繁的几十年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传染性病毒突然大规模爆发——H3910病毒,出现于中东战乱地区,在血流成河的残肢断臂中蔓延,H3910症状多为患者双目赤红,性情暴躁,逻辑混乱,在患病前三天血管突出,三天后病情即不可抑,血管病变凸出延伸成寄生草,患者思维单一,只能通过寄生草或枝干附着在活人身上汲取血液,被吸食血液者即刻同时感染H3910。

国与国之间战乱频繁,血流成河,最终为避免人类还未对抗病毒就因自相残杀而走向毁灭,各国模糊了界限,地球被暂时联邦取代了。
也为扼制并加快研发这种不可控病毒的病毒血清,暂时联邦成立了应对部门——「联邦医疗研究总局」
该部门之下,专对H3910病毒携带者的海陆空三栖防卫军队也已组建完成。
——「H3910病毒防御部队」简称,HDA。

而HDA部下有一支特殊的队伍。
曾经活跃在各个领域的前任王牌们,因罪或伤遭到贬黜,下放到该队伍进行改造训练,被其他部门私下称为“流放”,流放地是联邦医疗特批出来的一支直系隶属于HDA总部的部门——「特别行动队」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Summary:


刘诗雯刚进入HDA新兵训练营不久,比有过基础的童子军还要差劲的流浪人入伍,瘦小又涩弱。

绝大部分人都是为了那点入伍福利费来的,地球资源日益枯竭,中东南美逐渐被携带者蚕食,已经要殃及国土,连点大米白面都几乎吃不上的日子,入伍军队包吃包住对于浪迹街头的流浪人来说简直如同天堂。

有人把刘诗雯领向花白的通道,在此之前她已经经受过令人反感的声波消毒清洁,如今穿着统一下发的橙色训练服,看起来像个脐橙一样可笑。

她坐在那把椅子上,椅子冰凉,把手上还有可疑的深褐色液体凝固后的斑驳,刘诗雯面无表情的把手规矩的放在两膝紧贴,她原本不想呆板的如同木头,但四周刺目的光和故意将噪音扩大的音响令她头痛欲裂。

那个戴着帽子眼眶深陷的长官和身边的女登记员冷漠生硬的一套官话,然后平白沉默几秒,问道:“姓名?”

“刘诗雯。”

“年龄?”

“22”

登记员放在显示屏上的手顿了一下,那个眼眶深陷像具魇怔的骷髅,眼珠子在眶里滚来滚去:“22岁?”

“是。”

“想调去哪个部门?”

刘诗雯看着那骷髅长官的头顶,背后国旗鲜红如血,暂时联邦的旗子如血如火,旁边联邦医疗局的徽章闪着铜色的辉,像被人反复呵气擦拭,充满了唾液的腥臭。

她想起来从边境颠簸回来,遇上HDA与携带者交火时,母亲把她从死人堆里推出来却不幸遭遇流弹波及,鲜血艳红如雾,飘在冰冻又满是灰尘的空气,污浊中有着铁锈一样的味道……

她想起来躲藏在衣柜里想要给父亲一个惊喜,双手采摘下有些枯黄的野花,植物与泥土的气息围绕着她,缝隙之外的父亲倒在血泊中,双眼睁圆,嘴唇张合吐出最后一口气……


「快跑——快跑——」

“特别行动队。”刘诗雯低着头,小声说,“我不想去其他部门,我只能去那儿。”

骷髅长官面色更阴沉了:“为什么想去特别行动队?”


「快跑——快跑——」

母亲沙哑的叫着,半截话被子弹所击中而被迫结束,迫击炮的炮弹波及到了四周,炸回了土砖瓦而盖成的民房,母亲的血肉都像化了雾,飘走远去了。

她混在流浪乞丐之间辗转回到故乡,穿着深色制服白色袖章的人举枪追来,街头巷尾,阴暗之处,未见光明……

短发的女孩捂住她的眼睛,在她耳边低声叮嘱,那双手颤抖冰凉,刘诗雯想握住那手,因为她的手炽热滚烫。

「呼吸,深呼吸……」

「活下去,别回头……」

「快跑——快跑——」

海水淹没视线,一切归于黑暗。


“为了生存。”刘诗雯说。

父亲在血泊中死不瞑目,母亲化作的雾气随着叮当脆响而走,短发女孩的血液从手掌渗出,金属的子弹细长的身躯流线一般优雅,还带着水汽和血液,砸在了碎石堆上,每一个金色的子弹上面还刻着漂亮的花体英文——联邦医疗。


“为了生存。”



……


丁宁拿着收到的通知,这上面的消息足以令人膛目结舌。

有新兵自愿加入特别行动队。

这张通知上写着二十多个新兵被分配到特别行动队,这是惯例了,在新兵营里成绩倒数的新兵蛋子会被分配到特别行动队这臭名昭著的流放地,谁都不愿做那倒数的垃圾,甚至有的新兵宁愿接受惩罚被遣送回家也不愿在特别行动队浪费时间。

这次的二十多人,不出意料全是被迫分配,只有一人除外。

丁宁认识那个名字,也认识那张脸。

“我的天啊。”她用力搓了一把自己冷的麻木的脸,吐息之间全是白雾,“真是见鬼。”

她无法不抱怨。

刘诗雯这丫头这么多年还是阴魂不散。







———————————
——————


正文看情况otz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