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敦

失踪人口

《呼吸》(主宁枣/全员向)




01.




刘诗雯小时候常做梦。



梦里的世界还是完整的,她所见甚少,眼界并不开阔,只有触目所见的那小小一方净土,参差不齐的长着黄绿的嫩芽和茁壮的树苗。


母亲穿着白色雪纺的连衣裙在给幼苗浇水,裙摆盖到小腿,披着柔软的卷发,带着温柔的微笑,脸上有一丝和蔼的笑纹。


那是父亲给她栽种的漂亮的玫瑰花苗,上头还架着刘诗雯帮忙搭建的花架,父亲还带着粗麻手套,拿着工具填土,脸上也带着和平年间的幸福。


小小的刘诗雯穿着淡蓝的衬衣和方格纹的短裤,皮鞋在花园的草地上发出磨蹭的声音,一条金毛大狗跟在她身后,汪汪的叫。


然后梦里的蓝天中晕开一丝诡谲的紫红,一点一点的染遍了整个天空。



在花园的背后,榴弹炮火像是彗星陨石,以光速而来,呼啸着在父母的血肉中贯穿。


刘诗雯张了张嘴,她想要尖叫,大喊,呼唤父母,哪怕是一声不,她的舌尖紧紧抵在下牙内侧,喉咙似乎被开水烫到气泡,那些脓肿的血泡仿佛膨胀,硕大的挤压着她的喉管内壁,她说不出话来,眼睛因疼痛而干涩发红,双目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感情。



大多是麻木,在她看见父母临死前不闭的双眼,和像血雾一样缥缈在空气的尘埃,刘诗雯麻木的如同死尸。



画面一转,她所见就只剩一个瘦弱的背影。



短发,发尾被剪的参差不齐,像是只用一片碎玻璃随意的割断,钝刃使接口毛毛躁躁张牙舞爪。那背影极为瘦,也高,又瘦又高像是麻杆,露在风中的脖颈上斑驳着大大小小的血污,藏青色的棉衣上有着泥泞肮脏的污渍。


这背影转过来了一点,苍白的手臂和上面因他伤或因己伤而造成的刀口烫伤星星点点布满了肌肤,那是个细高个的女孩,有着黑色的眼圈,右脸上还有一道横过鼻梁的刀伤,鲜血直流,顺着她高挺而窄的鼻梁上滑到鼻尖着落,刚好落在干燥起皮的下唇,女孩张口舌头一卷,把那滴血液吞咽下去。



刘诗雯看着她用力舔舐血液,眼光中有着读不懂的未知。


她用左手握着一把三棱军刺,刘诗雯记得她惯用右手,可她却说左手办事方便,刘诗雯依旧不懂,就像她不懂女孩为何如此用力的握住武器,让血顺着自己的指缝留下来,滴在地上,浸润泥土。


「呼吸——枣儿——呼吸——」她说。





刘诗雯喘不过气,她过度悲伤却毫无泪痕,她张嘴却无法做到吸气。






「呼吸——活下去——」






我做不到。

刘诗雯憋红了脸,泪水模糊视线碎成无数色块。






「枣儿,相信我,我一定会——」




……









“喂——喂——新兵3257号!”

“刘诗雯!!”


“啊?”刘诗雯睁开眼,下意识的清醒令她瑟缩了一下,为她引路的教官怒气冲冲的眼神和临近爆发边缘的怒吼让刘诗雯头昏脑涨,“教官,对不起。”


“新兵3257号!”教官恶狠狠的瞪着她,“看起来你还没适应你的身份,这里不是安全区!作为一无是处的新兵你只有编号,没有名字!!”


“是的,教官。”刘诗雯低着脑袋,她不是很在乎有没有姓名,流浪在安全区街头巷尾的日子,她什么肮脏的名称都听过,“对不起。”


那教官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她,身材干瘪,表情生硬,活像是具僵尸,除了年龄小了点,根本没有什么玩头。

“新兵3257号。”


刘诗雯没抬头,但旁边不怀好意的视线,让她感觉脊背发凉。
新兵集中营不是什么好地方,早就传闻分配处的教官利用那么一小点权利做尽了下流无耻的事情,面前凶恶的教官看上去虽然对自己非常不满意,但狭窄的走廊没有监控,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带领,她还是有些不安心。
刘诗雯抿了抿有些干裂嘴唇,尽量放稳声音:“是,教官。”


“五百个俯卧撑,现在。”


“……”刘诗雯抬头看了一眼抱着双臂眼底透着恶意的教官,她慢慢蹲下身子,把双腿向后伸,细瘦的手臂撑在地上,“教官,需要报数吗?”

“报。”那教官嘴角扯得更大了,看上去笑的像个低劣的小丑,“报错了,加罚。”


于是她开始在冰凉的地板上开始做起了毫无意义的惩罚,这也许只是她入伍的开端,刘诗雯从不觉得为了吃喝进入HDA会有多么高的待遇,但至少她想活的正常,像个普通人,无条件应召是最快速的选择,直到她踏进分配处,刘诗雯才意识到她不过是从一个地狱爬到了另一个地狱。


“1 ”

“2”

“3”

教官吼她:“大点声!”

“4”

“5”



……





大概在第198个的时候,刘诗雯已经快要晕厥了,手掌红肿,小腿酸麻,她本就因营养不良而虚弱如今遭受的折磨更是加倍的令她痛苦,刘诗雯感觉耳朵嗡嗡响,头晕的双目发黑,“报告——”

“报错一次,加罚一百。”那教官走在她四周,看她狼狈的涨着脸,冷汗将头发黏贴在脸上,硬底军靴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发大无数倍在刘诗雯耳朵里,嗡嗡的仿佛一步一脚踩在她的耳膜上,刘诗雯支撑不住,单膝跪在地上。

教官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他一脚猛的踩上刘诗雯的腰,一股剧痛顺着脊椎蔓延上来,刘诗雯死死咬住嘴唇,红着眼睛不让自己叫出来,她的腰发出一声怪异的响声,大概是腰椎错位,紧接着就是从脑后传来的压迫力——教官踩在她的头上,那是最严重的侮辱。


刘诗雯手还撑在地上,用力抠住地面,指尖都出了血,教官使了劲儿的想把她的头往地上踩。

“新兵3257号!你很不满吗!?我这是教育你,告诉你在军营,是他妈的如何成为一个人的!而不是像你一样的狗!”

刘诗雯看着地面,灰冷的地板反出她自己的脸,她以为自己至少会不甘心,但事实上她还是一张死板的表情,咬着嘴巴,血滴落在地上。


一滴

两滴

三滴



“你在做什么!?”从走廊尽头的门口传来一声怒吼,穿着特别行动队的铁绿色军装的男人大步走来。

踩着刘诗雯的教官惊慌失措的把脚从她头上拿开,慌张的行了军礼:“报告中士!这——”


“报他妈什么告!”那男人似乎很生气,军靴踏在地上发出闷重的声音,“在特别行动队眼皮子底下干这种恶心人的事,下士——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不满!?”


“报告中士,并不是这样,我——”

“闭上你这张破嘴然后给老子滚蛋!告诉分配处,再他妈下次派你这种垃圾来,就别想四肢健全的回去!滚!”


“是是是——”下士捂住帽子屁滚尿流的跑走了。


刘诗雯慢慢站起来,颤颤巍巍的,用右手背擦了一下破了口子的下唇。


面前的中士上下扫了她一眼,咂了咂舌,问她:“新兵3257号?”


“是,长官。”


“叫中士——”男人翻了个白眼,“长官都是没本事的人的称呼。”


刘诗雯侧目飞快的扫了一眼男人胸前的金色铭牌——许昕。


她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分配处的人提过,每个被分配的新兵在被带领到各自所属部门的时候会有人负责接应,自愿申请的新兵会有特别待遇由总署上级所指专员接应,引荐上级。


特别行动队的总长是刘国梁中将,被派出接应的是他身边的警备员,许昕中士。


“许中士。”



许昕挑了挑眉,“刘诗雯对吧?”


“是。”

“你是自从特别行动队成立以来第一个自愿申报的新兵。”他似乎并不着急,靠着墙站着,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墙壁,“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临时接到通知牺牲我可怜兮兮的假期来接你。”


“对不起,中士。”刘诗雯道。


许昕瞧着她,又矮又瘦狼狈不堪,汗水和血水混合着,还赤红着眼睛,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模样,可表情却干巴巴的,一丝波动都没有。


在他从刘国梁那里接到任务的时候,许昕抱怨的声音几乎是可以掀翻屋顶,他不明白为什么刘国梁对着一个自愿加入的蠢蛋这么关心,反正他们特别行动队从不遵守规定,打破分配处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又有什么?


「她对我们很重要。」刘国梁说,「非常重要。」



重要在哪?


许昕并不想知道,他也不清楚刘诗雯的特别,现在在他眼里的刘诗雯就是一个放进队里就能被玩死的倒霉蛋儿,软弱可欺。

“你为什么想加入特别行动队?”



刘诗雯怔了一下,她第一次抬头,用目光直视对方:“报告中士,只是听说特别行动队比一般队伍要轻松。”


“真要是轻松怎么没人报,你没考虑过吗?”

“对不起,中士。”刘诗雯道,“我只是觉得,这里适合我。”


“为什么?”


“因为——”她握紧拳头,一句话仿佛用了一身的力气,“这里是最差劲的地方。”

许昕一下子笑了出声:“你是想惹恼我还是别的?这么认真就和我说这些吗?”


“中士,因为我很差劲,所以大概在最差劲的地方也不会显得一无是处。”刘诗雯笑了一下,“毕竟,人总是想有那么一点作用。”


许昕耸耸肩,一脸随便吧的表情,他拖沓着步子把手懒散的架在脑后:“我是不懂为什么老大说你重要,来吧——不是最差劲的新兵3257号,你被分配在由上士丁宁所领导的第四小队。”



丁宁?


刘诗雯脑海里模模糊糊的浮现出一个又瘦又高的背影,参差不齐的短发和满身的伤疤……




「枣儿——」




“丁宁——”她轻声读了一遍,把这两个字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思索,直到前面的许昕不耐烦的喊了她一声,刘诗雯才回过神来。




“是,中士。”





——————————————
————————

倒不是说特别行动队是有多么缺新兵入队。训练场上所在的第一第五小队几乎所有士兵,全都不约而同的静止下来,目光聚集在慢吞吞跟在许昕身后的刘诗雯身上。


简直是百年不遇的奇观。


谁都知道特别行动队在外人眼里是个多另类的存在——「联邦流放地」、「囚牢」、「怪物集中营」……


曾活跃在各领域的精英因罪责被罚到这里,联邦医疗从不重用的部门,HDA不能信任的军队,一颗在高层眼中的钉子,寒光闪闪凶光毕露。


刘诗雯是自成立以来的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自愿申报加入的新兵。


这代表她愿意和怪物同流合污。


更何况——她被分配在第四小队。


“哎,这就是那个蠢货?瘦不拉几的,怪不得来这。”第五小队C组的一名士兵和身边的同僚耳语,“听说,这人被分在第四小队——”

“啊?我去,真他妈惨——”


“就是说啊。”第三名士兵加入了讨论,“第四小队那个队长当初入伍,联邦医疗亲自派人来检查……据说,那家伙,是个连环杀人犯——”


……

……


许昕看了那边一眼,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从一两个士兵间扩大到整个第一和第五两支队伍,这些不堪的言论落在许昕耳朵里似乎是习以为常的。


刘诗雯刚进来,她不懂,隐约间听见了杀人犯三个字……


“中士——”


“听到了,就当做警示。”许昕说,“是真是假你自己判断,但我告诉你,别把自己当特殊,没人愿意离你们队长太近,你也不要例外。”



刘诗雯扯了扯嘴角,再也没说过话。














(试看一下😃)

评论(8)

热度(35)